看主人公弃暗投明,《面具》能否超越《潜伏》?_央广网

2018-09-19 17:51

  谍战剧《面具》中,李春秋的反抗勇气最初是来自对家人的挚爱以及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小家”成为他信仰的船帆与勇气的来源。图为电视剧海报。

  由祖峰、侯勇、梅婷等主演的谍战剧《面具》将于今晚收官。该剧播出半个多月,一直稳坐黄金档收视前三,并数度登顶第一,网络评分达到8.3。

  与电视剧的亮眼表现形成对比的是它的低调亮相。《面具》开播前并未大规模宣传,网络上的话题也不多。一部几乎“零宣传”的低调电视剧何以胜出?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来自于《面具》在传统与创新两个维度上的精准拿捏:一方面,这部作品没有花里胡哨的偶像化、奇情元素,而是坚守了谍战剧“反套路”、重悬念的叙事风格,用高密度的设套、破局牢牢抓住了观众;另一方面,电视剧在人物塑造与精神内核上有所突破,主人公是对“小家”有所依恋的平凡人,有温度地点出了 “小家”与“大家”唇齿相依的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面具》播出后,就被不少观众拿来与《潜伏》做比较??除了演员中都有祖峰外,作品中的主人公都经历了弃暗投明的转变,促使他们改变的动力来自爱情、亲情等最细腻最个人的情感,最终他们却在生死斗争中,用抉择证明了信仰的力量。因此,能否超越《潜伏》,也成为《面具》的一大看点。

  快节奏+人物反转,传统谍战元素依然是吸引观众的杀手锏

  《面具》讲述的谍战故事中,主人公处于敌我势力互相渗透的环境里,一次次突破环环相扣的危机。不到40集的篇幅,聚焦30天内发生的故事,少了插科打诨的注水,节奏紧凑,悬念扎实。

  剧中,刚刚解放的哈尔滨鱼龙混杂,敌人的残余势力蠢蠢欲动。以法医身份潜伏在市公安局的特务李春秋被上级唤醒,要求其制造炸弹,并配合完成一项绝密破坏计划。然而,李春秋内心向往安宁幸福的生活,再加上常年目睹反动政府的腐败和血腥行径,本性善良的他最终选择走上光明和正义的道路。

  《面具》如同一出“无间道”,李春秋不但要与潜伏的“自己人”斗智斗勇,为自己与家人求得生存空间,还要处处提防“公安骨干”丁战国的怀疑与试探,香港惠泽全年欲钱料,以防身份暴露。观众的视角与情绪很容易就被这个每分每秒都游走在死亡线上的男人所牵动。

  “猫捉老鼠”的设计再精妙,多集下来也难免审美疲劳。有观众说,《面具》的聪明在于通过一些突然却不突兀的反转设定,让新悬念一次次激活观众的兴趣点。

  最大的反转来自两位男主角处境的互换,前半部分,李春秋是“鼠”,丁战国是“猫”,前者在双重身份中如履薄冰,后者则光明正大地侦查敌特,保卫城市的安定。到了后半部分,两人的身份却发生逆转,李春秋认识到反动势力的罪恶,逐渐站到了人民的一方。与此同时,丁战国的本来面目渐渐浮现,原来他才是藏得最深的内鬼??这场“猫”与“鼠”的身份对调构成了后半部分的最大看点。

  不少“小反转”也在不断为主人公的立场变化添砖加瓦。奋斗小学的陈立业老师是李春秋和丁战国两家孩子的班主任。他从表面上看是一个不合格的教育工作者??凡事先问孩子家长的身份,势利眼又贪小便宜。但事实上,这是他的伪装之道。为了更好地完成地下情报工作,陈立业故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遭人厌、没朋友的 “丑角”。最终恰是他感化了身陷泥淖的李春秋。再比如,十年前,李春秋刺杀失败的汉奸腾达飞再次出现时,却拿到了潜伏的委任状,摇身一变成了他的总指挥。这样的转变,也加剧了李春秋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反感绝望。

  当然,《面具》并非十全十美,一些细节的处理存在漏洞。比如,心慈手软、优柔寡断的李春秋为何会被选中成为潜伏特务?在一些危机的破局上,反派意外死亡出局,巧合替代了将情节说圆的逻辑。

  对“小家”的依恋,促成对家国未来的思考

  在叙事上,《面具》也有不少在人物内核上的创新。剧中,李春秋的反抗勇气最初是来自对家人的挚爱以及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小家”成为他信仰的船帆与勇气的来源,通过这样一个接地气的中年男子,观众也能更直观地感受到那个时代的人心所向。

  家庭观与人情味是《面具》中的加分元素。在哈尔滨潜伏多年的李春秋已经拥有了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妻子姚兰是救死扶伤的护士长,儿子李唐听话懂事。熟料美好的生却被秘密任务搅乱。为了保护家人,李春秋甚至不得不强装婚外情,忍痛与妻儿分离。在电视剧前半部分,李春秋特务的身份险些被丁战国发现。为了保护他,特务设计了一场“木材滚落压车”的意外死亡事故,但就在计划实施的那一刻,李春秋对这位同事兼邻居动了恻隐之心??不想让对方年幼的女儿变成孤儿,因而暂停了计划,硬是徒手拉住了木材。

  可以说,“小家小爱”是李春秋内心挣扎的起点,但真正促成其转变的是对幸福的与正义的理解。剧中一幕,陈立业老师向李春秋亮出老共产党员的身份底牌,并用自身的故事,说出了“小家”的幸福其实与“大家”的安定唇齿相依:当年他刚从街上买了油条当早餐,就被强盗用枪顶着脑袋打劫,附近的警察却早已熟视无睹、置若罔闻。老百姓的幸福其实很简单,只是一个温暖的家,一碗热腾腾的白粥。而就在“一碗热腾腾的白粥”中“小家”与“大家”完成了一种统一??无名英雄的付出与奋斗,正是为了给每一个平凡善良的个体创造更好的生活。

  这种对个人幸福的追求,也让《面具》的故事更情感共鸣。就像制片人张海东所言:“我想观众最能体会的或许就是主人公面对家庭情感的抉择。”

  相关链接

  祖峰的荧屏谍战形象

  祖峰总能将配角演绎得深入人心,虽然说不上大红大紫,但他的出现仿佛一部作品的演技保证。而形形色色的谍战剧形象,又是祖峰最经典的荧屏印象。

  ■《潜伏》中让人惋惜的李涯

  《面具》被不少观众拿来与谍战经典《潜伏》作比较。巧合的是,在《面具》中出演主人公的祖峰,在《潜伏》中则是反派谍报员李涯的扮演者,香港惠泽社开码结果。只是,这个反派让许多观众觉得惋惜。

  李涯是一个复杂的角色,从亮相到落幕,狠厉中总夹杂着一丝末路的悲情。这个角色有极高的业务能力,但性格多疑,手段毒辣,锋芒毕露。这份生动合理的矛盾感,对任何一个有追求的演员来说都是具有吸引力的,而祖峰却又通过自己精准的演绎,为角色加分。

  ■《北平无战事》中外柔内刚的崔中石

  《北平无战事》中的共产党员崔中石出场不多,却成为不少观众心中很有分量的存在。与李涯的“动”不同,崔中石主“静”。这个人物游走在剧中金融与权术、贪婪与清廉的各种矛盾中间,处于旋涡中心,却如波澜不惊的大海,包容、坚定而又神秘,成为主角的精神榜样。即便是面对不可避免的牺牲,依旧保持淡定从容,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醇厚气场。记者 张祯希